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青海可可西裡新一代“保護神”:把生命交給對方

天涯彩票资讯 2019-09-29 08:41

原標題:青海可可西裡新一代“保護神”:把生命交給對方

“每次進山,大家都把生命交給對方,”背靠可可西裡,30歲的龍周才加說,“心往一處想,可能這就是可可西裡精神。”

日前,中新社記者探訪中國面積最大、全球海拔最高的世界自然遺產地可可西裡。20世紀90年代,曾因大規模盜獵、盜採,“美麗少女”可可西裡引發世界關注。

而通過以杰桑·索南達杰為代表的可可西裡“保護神”們艱苦卓絕的努力,如今,青海省西部的青藏公路上,載貨卡車雖往來奔馳,但路兩側,與荒涼生態“同色系”的藏羚羊、藏野驢正悠閑嬉戲,這裡終成名副其實的“高原野生動物王國”。

“我最怕別人問我,最危險的經歷是哪次,其實每次進山都危險,談不上哪次最危險,”可可西裡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外設的索南達杰保護站副站長龍周才加說,“晚上睡帳篷裡,都能聽見棕熊和狼的腳步聲。”

幾年前,可可西裡巡山隊員返回途中,車陷沼澤。龍周才加說,“他們連吃的也沒了,局裡連續派了三批救援隊,幾乎24小時都在挖車,邊挖邊走。”

“別人可能會說,我們走不了,沒辦法了,”在龍周才加看來,這班兄弟最大不同是,“我們無論如何也要進去,得把吃的給到他們手裡。哪怕自己也會出不來。”

走進海拔4479米的索南達杰保護站會客室,牆上挂著社會人士所贈的“高原衛士”“英雄保護站”牌匾(錦旗),三四名“90后”保護隊員正分食用前日晚餐剩余米飯熬成的白粥。

在城市長大的“90后”女生薛亞茜是首位進入保護站的女隊員,是保護站的“站花”。

“來可可西裡之前,我以為這裡有很多動物,挺美的,”薛亞茜說,“但到了可可西裡沱沱河保護站,最接受不了一個月不能洗澡……往后,洗澡不成問題,吃水、用電都是問題。”

“但聽老隊員們講巡山經歷,他們啃干饃饃,吃冰雪,甚至為了不破壞植被,壓著老的車轍印走,還會陷車,挖了陷,陷了挖。”薛亞茜說,“這麼一比較,感覺自己幸福多了。”

“90后”男隊員鄧海平難忘在沱沱河保護站的堅守經歷。“那年過年,我跟隊員在站上值班,電視接收器壞了,就借了張動畫片《熊出沒》的光盤,看了不知多少遍,看不了春節聯歡晚會,就聽《春節序曲》。”

“一次去巡護,一輛卡車把我撞飛了,還沒落地,另一輛越野車又把我撞了,手直接插進越野車引擎蓋裡。”鄧海平說,“誰的父母都會把自己兒女當成寶,出事時,手機一直關機,能走路了,才敢去見母親。”

除了日常巡護,龍周才加說,站上還承擔志願者接待、野生動物救護、科普宣教等工作,即將到來的夏季,是站上最繁忙的時候。

龍周才加說:“其實到外面我也可以干很多工作,但已離不開了。”(完)

(責編:秦潔、張祎)